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暖暖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日志

 
 
关于我

喜欢阅读,喜欢记录自己心走过的路,也喜欢和好朋友交流,在交流中,让自己的目光能够看得更远!

网易考拉推荐

引广东凉茶:这才是最真实的教育,你们为何视而不见?  

2009-10-02 07:00:15|  分类: 好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支教调查:大学高收费,寒门学子痛

                   -1位教师写给教育部的信

教育部官员们,你们好.

  我是乌蒙流浪者,一名普通教师,一个曾经的支教志愿者。四年来,我在最贫穷的山村学调查了解,我想信也许我比你们更了解教育的现状,我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事例都是真实发生的。在贫困山区支教这么多年,我亲眼目睹了山村教育步步下滑的惨状,高等教育在大规模,高收费的外衣下有其名而无其实,披上了一层华丽的,薄如蝉翼的金缕玉衣,而它的背后,则是难以数计的寒门学子的苦与泪。

  许所有人都认为山村学生的高辍学率主要原因是贫穷,但我更想这样说,山里学生的高辍学率是因为“恐惧”,对大学天价学费的“恐惧”,对背负一屁股债完成大学学业却无法就业的“恐惧”,而正是因为这样的“恐惧”,导致贫困山区的辍学率越来越高,无数的山里孩子连小学都没读完就外出打工,超过70%的学生放弃了高中阶段的学习。我们都很清楚,现在的大学校园里的农村大学生比例越来越低了,是的,我相信,在现实的高等教育制度下,大学校园里的农村学子会越来越少,大学那笔天价的费用,可能是山里乡亲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收成,而他们可能连温饱问题都尚未解决,当然就没有资格保留读大学这样奢侈的梦想。

  五年前,我曾经以“知识改变命运”这样的话语去激励我的山里学生,但我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的教育体制下,知识或许改变不了山里孩子的命运,辍学打工或许是最适合那些山里学生最好的生存出路。大学校园上空铜臭味愈来愈浓,美丽的大学校园不再是求知的乐园,她的圣洁早就被高昂的收费和低劣的质量玷污得无影无踪了。支教的日子里,我目睹过山里孩子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挂在眼角的泪水,目睹过苦难深重的山村父老捧着录取通知书时绝望的表情,当时我在想,这就是高等教育吗?为什么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会让父老乡亲和山里孩子流泪?为了能让孩子读书,乡亲们不得不变卖微薄的家产,甚至借高利贷!破败的草屋是他们的栖身之所,土豆是他们一年的主粮,他们难得吃上新鲜肉,他们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这些景象很多高高在上的人没有见过,很多人一辈子也难以涉足如此偏远贫寒的山村,因此绝对不可能看到真实的教育以及真实教育下普通百姓的悲伤苦痛。大学,曾经是山里孩子的美丽梦想,但现在,它竟会成为生命的绞索(贫寒学子或者他们的父母因为无法筹积学费而自杀的悲剧几乎每年都有发生。)的确,我们的大学教育是足够繁盛 ,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大学生人数,可是,我们想过没有,这样表面繁盛的高等教育背后埋藏着多少来自普通百姓的苦痛和泪水?

  质疑大学高额收费的声音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可是,大学的收费还在一年一年地上涨,越来越多的大学依然在变着花样从学生身上获取最大的经济收益。我们身上的衣,嘴里的粮都来自于父老乡亲的辛苦劳作,然而,这些一生一世劳苦的乡亲们数十年的收入还不够支撑孩子四年的大学费用,他们辛辛苦苦养活了我们,但他们却贫寒得连孩子的学费都无法支付,这该死的收费标准是谁制订的?是否举行过价格听证会?是否考虑到绝大部分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也许你们可以找出千百条理由来进行辩解,但如果我们国度里的绝大部分家庭都感到供养一个大学生成为无法承担的负重,那么我们的教育体制和收费标准一定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教育部副部长的张保庆也承认,他夫妻的收入供养一个大学生有些困难,中国的高校收费的确有些高了。其实,高等教育的收费岂止是有点高了,而是高得离谱,高得足以让那些贫寒学子和他们的父母感到绝望,可是为什么不进行适度的修改呢?

  其实,还有一件更为悲凉的事实在贫困山区蔓延。“背一屁股债读大学,读了大学还找不到工作,找到工作工资也不高,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挣钱”,这或许是父老乡亲最为简单的辍学逻辑。在当今的贫困山区,“读书无用论”和“读书致贫论”可能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严重。支教的四年中,我亲眼目睹了辍学率一年高过一年的情况,我任教的那两个班级在初一时有190个学生,而三年之后仅剩下了90余人,每个学期我都会亲眼目睹数十个山里学生离开这所山村学校,离开我的班级,看到教室里不断空出的座位,每个志愿者的心中总是充满伤感和无奈,老百姓越来越不相信“知识改变命运”了,志愿者又能为此做些什么呢?

  去年,我支教时成绩最好的一个学生林菊到深圳打工来了,接到她的电话,我真的感到很悲凉,悲凉的是我付出如此多心血培养出来的学生终究没有完成学业,直到现在,每每想到这件事情,我就感到失望。我已经尽力了,然而事情终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美好,在这个城市里,有我的很多山里学生此刻正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劳作,他们提前离开了学校,汇入都市滚滚人流之中,她们本应当捧起书本的手却摆弄起冰凉的电器元件。林菊曾经给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成绩越好,我妈就越担心,越烦我。”也许在很多人心中,这是一句平常的话,但我在心中,这是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句话,孩子说这话时眼中的泪珠,脸上的绝望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是我四年支教生活中最震撼良知的印记。尽管我向她的母亲承诺我会想办法资助孩子大学阶段的费用,但当我离开山村后,她的母亲终究还是让孩子辍学打工了,她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孩子可以通过读大学,获取知识来改变命运,当然,我知道真正让她恐惧的还是大学阶段的天价费用,那足以让她全家整整劳作数年不吃不喝才能凑齐。

  当然,我们给贫困生提供了贷款,这的确给部分学子打开了通往大学的门,但对那些极度贫寒的山区而言,助学贷款就象给乡亲父老下半生套上了沉重的脚镣,想想他们连吃饭穿衣都很困难的时候,还不得不让孩子背着一屁股债去读大学。坦诚地说,助学贷款不是解决贫困学子上学的根本之策,这是一个表面上很温情但实际上很冷漠的政策。

  幸运的是,在中国,寒门学子获得了来自越来越多的人的关爱和资助。丛飞,一个资助了一百多名孩子,癌症病魔缠身并因此付出生命的普通歌手,他延续着山里孩子求学的梦想,他曾经因此感动了无数的中国人,然而,这些感动之中又包含着这个社会的多少凄凉,辛酸和无奈?这段时间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每天都会在《共同关注》这个栏目里介绍贫寒大学生的情况,每到节目结束时,主持人都会深情地呼吁更多的个人和团体参与到资助贫困大学生的圆梦行动中来。是的,贫寒大学生应当获得资助,但是,我必须说明的是,越来越多的个人和群体参与到资助贫寒学生的行动中来,对于我们整个教育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歌颂的事情,这只能说是我们这个社会道德水平进步了,但教育制度却退步了,反映了一部分公民的仁爱善良,却映衬了教育制度的冷漠残忍。在我们一次次地被丛飞的事迹感动的同时,我们的某些政府部门是否忘记了自己的应当承担的责任?是谁让大学成为收钞机?是谁才最应当为这些贫困学生提供资助?我希望我们的主流媒体在宣扬捐资助学的感人事迹的同时,也不要忘了善意的提醒,中国的大学,终究会被所谓的规模和所谓的产业化所侵蚀,所摧残,所颠覆。

  让我们为那些有幸进入大学校园的贫困学生祝福吧,也让我们为那些因为家境贫困而提前终结大学梦想的千百万山里学生祝福吧,我也相信,读书也不是唯一出路,打工或许是一条更适合贫寒娃了的出路,那里同样可以奋斗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当然,我希望大学校园尽快剥下披在身上的那层薄如蝉翼的金缕玉衣,大学不是敛财工具,象牙塔里充斥着太多的铜臭味是可悲的,也是可耻的。    
  后记

        很抱歉,如果你们能看到这个帖子的话,你们也许会感到愤怒,作为一个普通教师,我也许没有资格在这里对中国教育,对你们指手画脚,我也承认在中国搞好教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教育官员和专家为此呕心沥血,功绩卓著。但是同样做作一个老师,我必须说出我看到的,听到的关于教育的点点滴滴,我曾经在仕途上为官几年,我知道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无所不在,但是教育必须保持洁净之身,必须实事求是,必须做得最好,因为我们的孩子都要进入学校,都要接受教育,孩子不能成为商品。支教四年来,我接触过很多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但同时我也拒绝了所有记者的采访,这并不是自命清高,而是我不能容忍那些记者只是为志愿者歌功颂德,而不敢把笔触和镜头对准教育的种种问题,不敢说真话。我把这些文章拿到网络这个虚拟空间来发表,也是没有办法,主流媒体是不会刊载我的文章的,尽管我的文章都是我的经历所汇聚的,是真实的,也是震撼良知的,良知?似乎离我们这个社会越来越远了。也许你们同样会认为这篇帖子只是一个老师的牢骚怨言而已,那也没什么,我相信这就是中国教育的真实现状。    
  让我们关注教育关注学生,用我们尚存的良知,也用我们一点勇气,也许这会付出很大代价.
 

    广东凉茶:如果有茶友喜欢该文章,加以引用时请完整引用,不可删减,并注明出处,谢谢!  

风中的沙:我是教师,我也是农村出来的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那一批,可能是最后的一批,我知道农村的状况,就如此文说的那样,我的几个侄子侄女现在初中没有读完就想辍学,所以我引用了此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