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暖暖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日志

 
 
关于我

喜欢阅读,喜欢记录自己心走过的路,也喜欢和好朋友交流,在交流中,让自己的目光能够看得更远!

网易考拉推荐

读余秋雨的《欧洲之旅》摘抄(原创)  

2011-04-05 08:34:33|  分类: 阅读之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不好为什么,我比较不喜欢余秋雨,大概是关于他的一些报道过多,让我感觉他是一个捧着大家的丰碑赚自己的名利之人,所以他的作品我一直不去碰,并本能的避开,有几次从网络上看到过关于他作品的介绍,也只是匆匆浏览之后,不屑一顾,甚至有几次我都找到了他的《文化苦旅》,看了几页,但是最后还是放下了。这一放,时间就比较久了,直到最近在图书馆又一次看到他的作品,随手拿了这本《欧洲之旅》。

        其实我比较信服那句话:亲其师,信其道!喜不喜欢一个人,真的影响很多。不喜欢余秋雨的作品就是因为不喜欢这个人,所以即使拿起这本书,看的时候挑剔的心理还在作怪,随意的翻着,看到了这处:巴黎。在这章里,余秋雨先生介绍了巴黎,走了塞纳河畔,最后来到了这所萨特和波伏娃经常光顾的咖啡馆-----德弗罗朗咖啡馆,在二楼这个空间比较狭小的咖啡馆内,余秋雨先生准备接受电视采访,谈谈萨特,电台、灯光等一系列人都围着他转的时候,他发现这样大场面竟然没有得到周围消费的8个顾客的关注,或者说人家根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于是他发了一通感慨,我对他的一些话感觉不错,所以摘录下来。

        我们早已习惯,不管站在何处,坐在那里,首先察看周围形势,注意身边动静,看是否有不良信息,是否有特殊的眼神。我们时刻准备着老友拍肩,朗声寒暄;我们时刻准备着躲避注视,劝阻噪音;我们甚至,准备着观看窗下无赖打斗,廊上明星作态,聊以解闷。因此,我们这些早已对拍摄现场失去兴奋的人也无法想象别人对拍摄现场的彻底漠然、视而不见、形若无人。

   这究竟怎么回事?

   我开始有点明白。也许,人们对周际环境的敏感,是另一些更大敏感的缩影。而这些更大的敏感,则来自个性无法自立的传统,来自对环境安全系数的较低估计。

   尊重别人正在从事工作的正当性,因此不必警惕;尊重别人工作的不可干扰性,因此不加注意;尊重别人工作时必然会固有的工作底线,因此不作提防。这一切对他们来说已经习惯成自然。

   他们可以与陌生人在意外事故中互相救助,在公共场所互相招呼,却严守在各自的工作状态下互不关注。这确实与我们所熟悉的许多人恰恰相反,那些人无意对别人的救助和招呼,却对人家的工作有超常的关注。

   他们并不是对周围的环境无知无觉,只不过已经把这种知觉泛化,泛化为对热闹人世的领会,对城市神韵的把握。出现一种悖论:身居闹市而自辟宁静,固守自我而品尝尘嚣。无异众生而回归一己,保持高贵而融入人潮。

   这让我们想起来与这种悖论完全倒逆的悖论。中国文人历来主张“宜散不宜聚,”初一看好像最讲独立,但是,虽散,却远远窥探,虽散,却单一趋同。法国文人即便相距三五步也不互相打量,中国文人即便迢迢千里、素昧平生,也要探隐索微、如数家珍。

   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在内心里做了深刻的检讨,余秋雨先生说的这种现象大概是中国目前最典型的一种状态,不能只是单纯的批判,不过有时我们所做的很多招呼和所谓的关注都不是从本质上的关心,而是一种作态,一种猎奇的需要,所以,反思......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